忆母亲

2011年02月26日来源: 网络manbet章经典散manbet

朋友发了条短信,说今天是母亲节。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八年多了。

那是2000年冬天一个寒冷的早上,我接到老家的电话,说我母亲“不在”了,噩耗传来,我的头“嗡”的一声,大脑一片空白。当我赶回家里的时候,母亲已经安祥地躺在家里的土炕上,头下枕着土块,父亲告诉我:“难受的整整喊(呻吟)了一个晚上,现在好了,不用受罪了”。我的眼模糊了,是的,母亲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福,她这样离我而去,我很伤心,也很惭愧。

母亲的一生是苦累的一生,她从小体弱多病,和我父亲结婚后,一直生活在不足百人的偏僻的小山村里,生育我们兄妹三人,四十多岁时患糖尿病,身体日渐消瘦,晚年病魔折磨得需要吃一顿饭,注射一次胰岛素,家里离市区医院远,又没有冰箱来保存药物,父亲只好每次为母亲注射后将药品用绳子吊到家里的菜窖里,就这样病情还是不能很好的控制,母亲饭量逐步减少,身体骨瘦如材,我每次回家,都要买些肉、菜,后来父亲含泪告诉我:“孩子,什么也别买了,你妈什么也不吃了”,就这样,几天后她带着一身的病痛离开我们,离开这个她生活了一辈子但仍就贫寒的家,52岁就匆匆地走了,母亲临终前我没有机会和她老人家说一句话,也没有机会看上她一眼。

母亲的一生是贫寒的一生,一辈子和我父亲过着典型的山村农耕生活,吃了一辈子玉米面,常年多半年吃土豆和酸菜,现在我依然能够回忆起母亲给我们做的玉米面疙瘩、榆皮面抿疙斗等,我真的想不起母亲吃过什么好的东西,她晚年家里条件稍有好转,可是母亲患了糖尿病,只要带糖的她都不能吃,多少年了,她没有吃过一瓣桔子,一口西瓜,我想她连这些水果是什么味道都忘记了;因为贫寒,常有人送我们家一些旧衣服,母亲穿的衣服,我总回忆不起一身整洁的,我93年结婚后,用亲戚送的布料为母亲做了身衣服,我想那就是我记忆中她穿过的新衣服,再就是她病重时我给买回的寿衣,我不知是否合适,我记得梦中见到母亲,穿戴得很整洁,但愿最后的那身衣服合身吧。

母亲的一生是善良的一生,她没有条件像其他女人一样打扮得花枝招展,没有条件像其他女人一样搽颜抹粉,她总是把痛苦留给自己,她一向沉默少语,我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谁的闲话,所有人对她只有同情,而她对别人总是心怀感激。

今天,我成人了,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有了自己的妻子、儿子和房子,不用像父亲那样与毛驴和土地打交道,不用盼老天爷下雨,不用为吃穿去操劳,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母亲给的,她给了我生命,并且把我一生将要吃的苦都替我吃尽了。

妈妈,今天是母亲节,我想送您些什么,可是您已经离我们去了,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给您发条短信问候一下吧,您也没有手机,也没有见过手机,我只能写这样一段话表示对您的怀念,妈妈,如果有来生,愿您能够享一辈子福。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