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美文 > 优秀美文 > 正文

春光

作者: 荷包蛋2021/02/11优秀美文

北方的春天总是像小姑娘刚刚扎起的辫子,只有那么一点点,鲜少有人能抓得住,便已经张牙舞爪地过去,等你回过神来,满城花瓣已散,细细再观察时,连落红都已尽数入土,只剩那苍翠的绿叶提醒着你:春天已经过去了。空留给人以曲终人散之感,想要“以手抚膺坐长叹”,却回想起自个儿其实连春姑娘的影子芳香都不曾闻见,心底却又是另一种滋味了。

我其实并不是那样爱春天,只是极喜春来时那一街玉兰、樱树、梨花、桃花的娇艳芬芳,就像是不小心到了江南,落了满身的花雨,令人陶醉不已。然而春天,也是个雨日连绵的季节,阴阴沉沉,昏昏欲睡,特别是大雨将至未至的时刻,像是个吞吐的人不肯多半句,不来个痛快,却纠缠不清不肯闭嘴,那是最令人厌恶的。一喜一恶相互抵消,再加上春天又极短,所以我对春天并无太多喜欢。

又是一个雨夜,写罢作业,洗漱完毕后烦闷得无法入睡,便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宋词来读,本以为自己会因枯燥然后立即睡去,一笺小字却闯入我眼前——“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只这一句,便已安抚了我烦躁的心情。眼前出现雨打梨花,一位女子缓缓关起闺门的景象。再翻翻,“重重幕帘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原来是苏轼老友张先的词。说起张先,我总会想起他的那句“云破月来花弄影”,还有他“十八新娘八十郎”时苏轼消笑的“一树梨花压海棠”。眼前突然繁华缤纷起来了,忽然我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掀开窗帘,果然下起了雨。唉,又不知道会有多少的花儿被打落了。又翻到田为的“多情帘燕独徘徊,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我又醉了,醉在几百年前的另一场春雨中,不,不是春雨,是漫天花瓣散落成雨。几百年乃至几千年以来,下过的春雨有多少场,怕是与银河中的星辰不相上下。然而通过这些文人墨客的语调,却只有那么几场春雨直直地下到我的心中,望望窗外,这场雨,会不会也正在被某位大家写入之中,画入景中,谱入曲中,排入舞中呢?一切是那么的平常,却又不甚平常。

又翻开一页,我告诉自己,这是今夜睡前最后一个活动了。怀着期待的心情,我细细品读:

虞美人(叶梦得)

(雨后同干誉、才卿置酒来禽花下作)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唯有游丝,千丈罥晴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读罢,我听着花瓣落下的声音,静静睡去,梦里,定有只属于我的那一场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