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美文 > 好文章 > 正文

如花的女人

作者: 王培国2021/02/11好文章

出我居住的小区大门,有一个丁字路口。在路口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落有一水果摊儿。行头颇简单,几个水果筐拼在一起,上面铺几个拆散的纸箱。水果摆在上面。葡萄、橘子、香蕉、桃子、苹果、李……可谓琳琅满目,夺人眼目。摊主是位妇人,四十来岁。人瘦,面善。每日见她披着晨曦走出家门开摊儿营业。晚间,夜深,将水果收进筐,拾掇、规整好,扯一块大塑料布一苫,拿一根细绳子束一束,就踏踏实实回家。不担心第二天找不着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小城的种种好,是说也说不完的呀。

世间的营生,哪一行轻松、受活,安逸?问谁谁都答不上来吧。说到底,哪一行都辛苦,累人,不容易。更不用说摆摊了,风吹日晒,一天到晚守着摊儿坐等生意,多枯燥,熬人呢。我看这女人不容易,有时买水果也不去别的地方。她见人走近,从一把小马扎上站起身。嫣然一笑,三言两语,人间就刮起了春风……

这是条背街。她的生意自然寡淡。但没生意的时候,她的脸上也少有着急、焦虑、抱怨的神色。没有顾客,她便埋着头穿针引线,安安静静地纳鞋垫儿。她常穿一件白衬衣,墨黑的头发在脑后扎一个长辫。俨然一位女学生的模样儿。几棵大槐树静静地站立在她身旁。夏天,树冠如伞,浓荫蔽日。仿佛是个天然的凉亭。没事儿出门遛弯的老头、老太太来这里歇凉,坐在随身携带的小马扎上,与她拉着家常。有时,聊得动情,老婆婆一双干枯的手会被握在她的手心里,暖着。也许,此时,在世界的别处,不知多少人面带倦容,步履匆匆,追逐着浮华之梦,而在这不为人知的僻静角落,有人素心如雪,静守岁月,看时光悄悄流逝,树荫在地上慢慢移动……

春风拂过老树,树下的女人素面如花。

从女人的水果摊这儿,抬眼望去,马路对面有一菜铺儿生意极好。那里出售蔬菜、水果、米面、油盐酱醋,新鲜的冷冻肉……看似杂七杂八的,说到底就紧扣着一个字:吃。想想这些物品,与咱小老百姓的日子贴得多近呢。民以食为天。小店的生意就根植于这片“天”而枝繁叶茂。

那家小铺是夫妻小店。女主人一双眼睛明亮清澈,流光溢彩。头发脑后简简单单扎一个马尾。人看上去干练得很。顾客盈门,她一人独当一面,上称、算账、收钱、找钱,一气呵成,那叫个快。有人说她简直是“化学”脑子。她听了哈哈大笑,不以为然“我一个卖菜的。小学都没有念完哩”她心肠儿热。客人进门,她笑吟吟招呼。相熟的,一张口就是一串儿风趣幽默的俏皮话儿,逗得你眉开眼笑,心花怒放。她总是看上去那么愉快,或许是,生意好,不由地喜上眉梢?或许,她天生就是这样一个灿烂的乐天派。像开放在尘世的一株灿烂热烈的太阳花。与这边的女人遥遥相对,两树世间美丽的花儿,或淡雅芬芳,或热烈灿烂,相映成辉,空气中暗香浮动……

那家店里有一个壮壮实实的汉子。小眼睛、大嘴巴、塌鼻子,人长得丑,却心眼儿好。稳稳当当的,话儿不多,手脚勤。一张肉案子离不了他。人来买肉,要腿、要排骨、要五花肉,他手握一把砍刀,嚓、嚓、嚓,几下就搞定。别看男人是个闷葫芦,见了水灵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自然也会丢了魂儿。女人看进眼里,气呼呼,大叫一声,称肉呀!男人猛然惊醒。回头见自己的女人拿目光的刀子狠狠剜他,立时低了头,像个搞小动作给老师抓个正着的小学生……

小店虽小,却真正一个城里的菜园子。四季瓜果飘香,菜蔬满园。据说,她那里每日进购的菜当日几乎可以售罄。有当地的菜农知她那里生意红火,便将自己家菜地里的菜,采收后,当日开“三马子”送了来。绿油油的菜叶上总是露水如珍珠般闪闪发亮,熠熠生辉……这儿的货色齐全也是出了名的……尤其那些属于小众的货品,季节性的,销量并不大,譬如,凉粉。我居住的这座小城卖凉粉的摊子不少,可做凉粉的豌豆粉、洋芋粉,跑上几条街,也难以买到可心的——她这儿有。白生生的,雪一般新鲜。冬天也有。自然一月出不了几份,可她为喜爱它的人备着,不辞辛苦,不嫌麻烦。日久见人心啊。多少年过了,你才回味过来,那“利”字之外,原深藏着一颗怎样的心。

叫人感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