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正文

在那遥远的北山

作者: 金凯子2021/02/11经典美文

梦里最忆是老家

阳春三月,我在北山老家的向阳坡上,握着一缕略带寒意的春风,深深地沉醉在远离尘嚣的静谧感和归宿感之中,内心却波澜起伏,久久难平。这里有我们逝去的童年和远去的青春,时光的印痕里,二十四节气被勤劳朴实的锄头镰刀打磨成风雅颂词,醇厚悠长的乡情透过辞赋乐章,洋洋洒洒地铺陈而来,直抵心扉。

天地岁月一张犁,苦乐人生黄土恋。远处,一对毛驴架轭于肩,牵引着犁铧埋头前行。我的亲人,一手扶犁一手执鞭,脚步沿着犁痕来来回回的行走。在吆喝声中,那长鞭凌空一声脆响格外刚烈,却温柔地从不落在驴子身上。近处,我的可爱而又单薄的村庄紧紧地靠着大山,就像我们紧紧地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那升腾缭绕的缕缕炊烟是村庄温软唯美的呼吸,撩拨着多少飘荡在外的心,一路向北,向北,在梦的深处回到大北山。

我选择在这样一个柔暖的午后,怀着一颗敬畏和感恩的心,走近祖先的坟茔,洒扫添土,祭祀缅怀,追忆厚德,叩首顿拜,并致以后人对祖先的追思和敬慕。

慎终追远、明德归厚。我的祖先们,这些脚步从未踏出大北山半步的山民,把一生都窝藏在了这里。开荒种地,春播秋收,在恍若隔世的大山一隅,用寂寞的时光酝酿着永不褪色的希望,他们的青春就是在日出日落中与黄土忠贞相伴,他们的感动就是在花开花落中用勤劳喂养四季,他们的信念就是“俯身但务耕耘事,抬首只愿子孙壮”。

记忆中,那黝黑的脸庞,那皴裂的双手,那弓曲的脊梁,那苍老的背影……在凛冽的山风中,显得是那么沧桑和苦涩,而他们却有着一个强大的内心,既盛得下春暖花开,又装得下冰河裂谷。从苦难中一路走来的他们,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也许只剩下了一口呼吸,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倔犟让他们把永不遗弃的梦想,顶在头上,揣在心中,用一生的光阴去苦苦经营,用几代人的努力去上下求索。

贫瘠的土地和严酷的自然环境,让人们的痛点一次又一次被触及,结痂的伤疤上生出了疮痛,钻心入肺,刻骨铭心。长路漫漫,血泪重重,有如黑夜一样深不见底的忧伤,又如神话一般遥不可及的梦想,在不断地交集和混杂,又在不断地积累和沉淀。这是一个隐形的伤口,唯一等待的就是填充和修复,唯一能够欣慰的是鲜嫩的芽孢上绽放出了生命的花朵。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几度冷暖,几许纷繁,悲喜相交,爱恨积叠,苦境、困境、甘境、淡境、顺境、逆境,都将一次又一次以不同的内容和形式上演。大北山的每一座梁、每一道沟,每一个村落,每一处庄院都是久经风雨侵蚀而生命与激情永不凋零的舞台,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都在用嘶哑的歌喉吟唱着生活的碧波清流和杨柳春烟,用粗壮的臂膀在广阔中描摹着人生的斑驳轨迹和得失荣枯。

无论脚步走多远,脑海里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另一头则永远牵盼着记忆深处的故乡。尽管他乡的水也甜,他乡的人也多情,他乡的花草也美丽,然而,我依旧深深地迷恋于这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北山,深深地沉醉于这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北山,深深地眷念着这锅碗瓢盆衣裤袜的北山,深深地回味着这酸甜苦涩香辣咸的北山。三生三世北山情,我的家园我的根。在我所有的表达和倾诉中,北山是一个不老的主题,四季都生长着太阳,笑容里装满了坦荡,天地间红尘阡陌,唯有北山才是归途的方向。

清苦的端庄与幸福

赤脚走过沧桑,深味生活的重役,抬起坚毅的头,深情地遥望诗与远方,然后再一次用炽热的情感去热爱烟火北山和红尘北山。

我们是在大北山的辽阔中出生成长起来的,走过了无拘无束天地宽的时光,而今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央,深陷于一种特质的回味和怀念,情感萦绕在家园里那些巨大的悲欢和微小的离合。

身为大北山的儿女,我选择用文字去记录和抒写那里的山水草木和人情世故。每一次在幽暗的灯光下,酣畅淋漓地释放出那些内心积淀已久的悸动和灵感,都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兴奋和坦然。

尽管每一次回眸时,心中总有一些暗藏的伤感和隐形的痛楚,但是一脚踏入生活的洪流,直面生活的一些抉择时,那些坎坷曲折和苦难纷扰都将化作风轻云淡,化作坚如磐石的执念潜藏于胸壑之中。曾经,我们左手攥着黄土深情,右手握着幸福之梦,胸怀着壮志雄心,脚踏着穷山苦水,在困窘中徘徊过、迷茫过,甚至暗自垂泪,我们不愿遁着祖辈的生活轨迹,厮守着几亩薄地在清贫中度过一生。于是,起伏的波澜开始在脑海和心原上发荣滋长,拔节向上!

有一团熊熊烈火在腹腔中燃烧,这澄净的火中饱含着至真至善、激流勇进、无怨无悔和天涯明月。这火能让我们疲惫的心得到软化和放松,能让我们的脉动和心跳在瞬间加快,能让我们的头顶上永远高悬着蓝天、正气、善良和担当,能让我们把“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的气魄用血肉之躯高高扬起,永不失色!

每一个白昼和黑夜总是沉浸在激情奔涌的沉思中,一个心驰神往的选择性命题在脑海中不断的发酵、膨胀、扩散和弥漫,全身每一根神经都进入了一种空前的亢奋,骨骼里迸发出一种敢为人先的勇气和魄力。

我的兄弟姐妹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生,但是我们勇于面对生活的岔路和险峻。从寒窑里走出的我们,重新为自己设定目标,别人一年的辉煌我们需要十年的时光去奋斗,因为我们的起跑线在困境重重的大山腹地,从娘胎里就注定我们一路都是爬坡上坎。

我们深深依恋的这片热土只能孕育我们的生命,却无法丰满我们高飞的翅膀。我们走出荒凉的羁绊,走过穷困的无助,在闯荡中摸爬滚打,一路栉风沐雨,奔波向前。风里雨里,泥里土里,一路走过一路充实,一路走过一路丰满。那些苦乐年华正在转化为内生动力,过了这一山还有那一峰,目光随着心动伸向了远方的远方。

若有智勇藏于心,岁月从不败英雄。北山人,生活中没有苟且,只有诗歌和远方,让我们“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向着春天的盛景踏歌而行,策马奔腾!

北回归线

向北望,情深长!

我用浅薄的表述把这种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和长长短短深深浅浅的思念喻为“北回归线”,每一个远在他乡或驻守家园的北山儿女都在这条线上把大写的“情”字用勤劳的双手修饰得棱角分明,韵味悠长。

漂泊游走的长路上,故乡的那情那景那人,一幕幕、一遍遍、一次次在眼前浮现,在心中灼热升腾。累时想故乡,痛时想故乡,孤独时想故乡,酩酊大醉时更是思乡情浓啊,恰如歌中所唱“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飘流”,这情幽深绵长,是带着根的,无法撼动,更是带着刺的,碰到了心会流泪滴血。

故乡的那轮明月,多少次照亮了夜的枕头,于是通宵失眠的你我回到故乡的记忆中,去寻找风吹麦浪杏满枝头的田园交响,寻找骑风追月漫山遍野撒欢嬉闹的童年,寻找故经里那个狡猾诡诈的野狐精,寻找冬天里热炕上的烤洋芋和腌咸菜,寻找雀儿窝老鼠洞山野里的嘎啦鸡,寻找弹杏核狼吃娃羊粪蛋子走窝窝,寻找那个破书包墨盒子影格子线装本子炒面袋子脖子里的锁锁子……时光远去,往事如烟,无尽的回忆,深切的怀念,此去经年,大北山的清风朗月,在游子的身上烙印深深,深深!

从物象到辞章,那是清冽的地窖水流过我们的身体,那是饱满的洋芋蛋丰满了我们的骨骼,那是晃晃悠悠的驴车拉着一年的收成辗过山路弯弯,那是几百年的老堡子矗立在山巅见证着北山人的风骨,那是山前屋后的杏花芬芳了一季的失落和低沉,那是亲人的牵挂越过了门槛越过了山梁越过了心的高峰,那是“长风过,纵霜飞帘卷,难解痴狂”的情与殇。

从思念到着述,那是云的蹁跹和月的光芒,流进了故乡的胸膛。此时,关于骑射与飞奔,关于胭脂与泥沙,关于断流与饱饮,关于浅滩与百舸,关于目光与赤胆……一场恢弘盛大的筑梦与阔步正在豁然启幕。

假如人生只有一个方向,我只选择做大北山人。心随明月千山处,梦逐流云万里帆。长路之上,有大悲大喜,有大起大落,有大风大浪,也有大红大紫。走过了,方知难易;错过了,唯有叹息。任风吹浪打,北山人将执念听风吟,淡然对红尘,穿越巴石沟,走出大北山,去寻梦天涯,去搏击长空,去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