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美文 > 好文章 > 正文

牛铃儿叮当

作者: 朱号斌2021/02/18好文章

丁零丁零——叮当叮当——一阵阵悦耳的牛铃声,在村子上空缓缓传播开来。那时,我们一二百口人的生产队,十几头牛、五六匹骡马,全都饲养在一个大屋子里。

饲养员是同族的二叔。他将原来一米多长的小石槽,换成六七米长的大水泥槽。牛一字齐刷刷排开在槽里吃草。为了便于分辨,他给每一头牛都起了名字,大黑、枣红、黑花儿、犟八斤、老实旋儿,还在每头牛的脖子上挂了个铃铛。

别看这小小的铃铛,二叔可费了不少心思,有的是从集市上买来的,有的是找铁匠打的。至于铃铛的响声,二叔可真动了不少脑筋。有皮儿薄点的,发出的声音是丁零丁零;有皮儿稍厚点儿的,发出的声音是叮当叮当。铃铛有大的,有小的,有长点儿的,也有短点儿的,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二叔根据牛的大小、牛脾气的不同,分别挂上不同的牛铃。

二叔每天一有空,就琢磨牛铃的响声。牛刚刚上槽时,争先恐后地吃草,牛铃就显得杂乱无序,吃上一阵子后,牛铃便有了节奏。二叔坐在门外,从牛铃的响声中,就能感觉到草的多少,也能感觉到哪头牛吃得最欢。

牛吃饱后,二叔把一头头牛牵出来,拴在饲养室外的桩子上。不一会儿,有的牛便卧在地上开始反刍。牛的嘴巴有节奏地咀嚼着,牛铃也有节奏地响起来,丁零丁零,叮当叮当,组成一曲优美的音乐。二叔望着一头头或站着或卧着的牛,听着有节奏的牛铃声,无比惬意。

那时,生产队统一犁地,中午时分,犁耙放在地里,牛排着队自个儿回来。二叔就用心听着牛铃声,嘴里不停地念道:“今儿个,大黑打头,枣红第二,犟八斤第三……”一边念叨,一边忙着收拾草料。

有时,有的牛趴在地上,头勾向一边,脖子上的铃铛不响了,二叔就赶忙走过去,看看牛生病了没有。当他看到牛的肚子胀鼓鼓的,就猜测是伤了水,立刻解开牛缰绳,牵着牛四处转悠。

二叔爱牛如同爱自己的孩子。那年,一头母牛怀了孕,二叔就告诫使牛的人:“要轻使役,慢拐弯,千万不要打冷鞭。”母牛生下小牛后,二叔就像伺候月子婆娘似的,给母牛熬米汤……小牛犊刚满两个月,二叔就给它挂上了小铜铃。

如今,二叔过世多年,农业生产早已实现了机械化。牛,这个人类忠实的朋友,也逐渐没有了用武之地,可“宁可挣死牛,不让打住车”的牛精神,依然让人们钦佩。

丁零丁零——牛铃儿的叮当声,仿佛又在耳边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