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manbet > 美manbet > 情感美manbet > 正manbet

墨儿

作者: 王心怡2021/03/31情感美manbet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父亲让我养只小狗,父亲总是笑着冲我打趣地说:“养你都不容易,还养狗呀,哈哈……”不过,天底下哪有父亲能经受得住“掌上明珠”的撒娇呢?记得有一天,父亲突然告诉我,他的朋友要把一只刚出生四十天才断奶的小拉布拉多犬送给我们,听说它母亲还为北京奥运会做过导盲犬服务,血统很是纯正。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情形。有天放学后我刚打开家门,便有一团毛茸茸、黑糊糊的东西蹿了过来,我定睛一看,呀!居然是我朝思暮想的小狗!我轻轻地一把抱起了它,抚摸着那黑得发亮的绒毛,慢慢摩挲着它可爱的脸庞,那一双黑眼睛像黑夜中的星星般闪烁着光泽,仿佛要勾了我的魂去。

我叫它墨儿。记得第一次为它洗澡,我调好水温,小心轻柔地放它到木盆中,它并未像我想象那般在水里挣扎扑腾,而是迅速扒住盆沿,借力把头搭在木盆沿上,任由那小小的身子浮在水中。我为它打上香香的沐浴露,对它来说就如按摩一般,它慢慢闭上一双星眸,很舒服的样子。沐浴之后,它一身黑色的短毛闪闪发亮,沉黑如墨。那模样真是酷毙了!于是它的大名也就此定下——墨儿。

墨儿几乎得到家中所有人的喜爱,唯有母亲不怎么待见它。说出来好笑,母亲怕狗,且还是一只还不到五十天的小狗!在我们多番劝说下,母亲也未能克服心里的障碍,开始的一段时间,可以说墨儿和母亲很不融洽。

母亲有晨跑的习惯,有时也会拉我一起去。有一次,我不顾母亲抗议,把墨儿也带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突然间,有条大狗拦路,我们开始以为是野狗,都有些慌了,尤其是怕狗的母亲。大狗慢慢向我们跑来,那肥大的身形让我心头一颤。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挡在我们面前,向那对它来说可以算是庞然大物的大狗发出了稚嫩的“汪汪”声,居然是还没过百天的墨儿!大狗“汪”的一声便吼回墨儿所有的叫声,墨儿却并不后退。这时,有一个人过来斥责了大狗,我们才明白那狼狗原来是有主人的。这事儿完全改变了母亲,她对墨儿的爱比我和父亲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次都抢着给墨儿洗澡,抚墨儿安睡,也好像不怕狗了,完全克服了心理恐惧。

墨儿在我们全家的呵护下成长,我们给它最好的,还训练它的智力,它也从没让我们失望过。在不知不觉中,当年那个小家伙已然成为一个英俊、优秀,威风凛凛的拉布拉多犬。有许多东西也慢慢发生了改变。我已然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它洗澡的木盆已经无法容纳它了,我也不能将它随意抱入怀中轻轻抚摸了。只记得随着我学业负担不断加重,墨儿必须得送到爷爷家去了。

我还记得墨儿离开的那天,风,吹得很大,迷了我的双眼,流了泪,也不知是眼痛还是心痛。我不曾想到墨儿走得那样决然,只给我留下了一个背影。我想墨儿一定是怨我、怪我,走了也好,走了,我便不必为它牵肠挂肚。墨儿,再见……

再见,已是爷爷故去。葬礼后,我在后院见到了墨儿,它被孤零零拴在那里,短毛灰扑扑的,那一双勾去我魂的星眸亦无半分神采。我一阵心酸,这真是我的墨儿吗?那个曾经让我惊呆的一身帅气的墨儿去了哪里?

不想,那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它。

墨儿死了……

墨儿在爷爷故去后拒绝进食,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悲伤。爷爷故去了,墨儿也走了,我好想说:“墨儿,再见……”可这次,我却只能说:“墨儿,永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