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manbet > 美manbet > 好manbet章 > 正manbet

小葱

作者: 韩勋2021/03/31好manbet章

从小就知道“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的说法,但一直从manbet字的角度忖度:所谓小葱,就是把大葱切小了再拌豆腐;如果写作葱拌豆腐,干巴巴的,也不上口。如此这般,自以为是了几十年,不但没买过小葱,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幸好三年前那天看电视上的做饭教学节目,教的是清蒸鲈鱼,蒸好后把小葱切段儿,搁在鱼身上,泼油——恍然大悟,小葱原来长这样!第二天到早市去,才发现起码十几个摊位都有小葱卖,而且就摆在大葱旁边,才知道我竟然懵懵懂懂熟视无睹了一辈子!

买回一把小葱,发现它与大葱的区别不仅仅在于体型纤细,而在于比大葱更嫩更绿,颜色上胜出一筹。小葱进了厨房,做葱煎口蘑、面疙瘩汤时就不愁找不到绿葱叶了。小葱的辛辣比不上大葱,承担不起葱爆羊肉、葱烧海参的大任,但是一遇到萝卜丝、土豆丝、茭白丝等“没颜色”食材,加一撮小葱丝进去,带去的就是一抹春天,一端上餐桌立马吸引大家的眼球,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小葱来拌豆腐了。

小葱细小,香辣味道保持时间自然就短,所以炖肉炖鸡就要用大葱,切成三四厘米的段儿。有人把五六根小葱打一个结,挽成一个疙瘩,照样可以用来炖汤,很有大师风范。

陕西人更多的是把葱当调料,当作蔬菜的比较少。我家附近有个卖牛肉饼的小店,生意出奇的好,天天早上排队。多次进前观摩,发现每个饼里要放一把葱花,量特别大,直接当蔬菜用了。更远的一次,大约50年前,人们素常以白菜萝卜当饺子馅儿的年代,爸妈带我和哥姐到伯伯家做客,伯伯竟约来单位里的一个爷爷级炊事员,用大葱当菜,配合猪肉包了一顿饺子,足足香了我几十年。

退休后也用葱与猪肉包了两次饺子,一是没找到当年的味道,二是剁碎葱花太辛苦,辣得泪水长流。却原来,葱虽然不及生姜、大蒜辣味重,但分子小,轻飘飘,极易挥发。又跑到牛肉饼小店观察,原来人家早都用上了切葱花机,机器不怕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