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记

作者: 申江2017年04月17日来源: 云南网现代散manbet

我住在昆明北市区,上班地点又在市中心北京路,每天的活动半径基本上局限在“两点一线”,直线距离也就五六公里吧。近几年,昆明城区不断扩大,好多地方没机会去,所以,对这个城市可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前段时间,托一位朋友替我买房子。不久,她就带来口信,说是在小街子替我物色了一套房子,我看了一下有关资料,觉得面积、户型、内部结构都还理想,价位也还可以接受,于是动了心。一个星期天,我们约好去看房子,她在新房那里等我。

那天清早,我兴冲冲地骑上“电毛驴”,直奔昆明南城。小街子这个地名我很早就听说过,印象中是个很“恐怖”的地方。因为多年前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在那儿的一所中学教书,去了以后一直不安心,说是那个地方很闭塞,连公交车都没有。后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那儿调出来,为此还掉了不少“毛”。

我顺着春城路往前走,来到国贸中心附近,这里道路宽阔,新楼林立,早已今非昔比。我一时间懵了,朋友在电话中跟我说了半天,我还是弄不清小街子的具体方位。转眼到了日新立交桥,这儿进出口很多,问了几个路人,他们也说不清楚,我只好闷着头往前冲,出了隧道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了。我盲人骑瞎马似地在街上乱转。天哪,怎么转到巫家坝机场的围墙外来了,这里以前都是农田,现在都变成了街道,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我向一个卖菜的农民打听小街子该怎么走,他说你把方向都弄错了,应该折回去往南走。我只好折回去,这回连原来的路也认不清了。七转八转竟转到关上来了,关上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条条繁华的街道纵横交错,我就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心中连一点谱都没有了。鼻子底下有张嘴,问吧。一边问,一边走,不知怎么又跑到西边来了。广福路、十里长街、官南大道……这些路名以前听都没听说过。这些街道又宽又长,沿途鲜花盛开,绿树成荫,商铺、楼盘、学校、写字楼、办公楼、农贸市场、交易中心……高低错落,星罗棋布,颇具几分现代大都市的气派。“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我怎么竟成了山中砍柴的樵夫,隐隐生出隔世之感。

我就这么像瞎子似的转来转去,怎么也找不到小街子,只得问了又问,妈呀,原来,小街子就在日新立交桥附近。我的错误在于主观主义,总想小街子肯定很荒凉、很偏僻,哪不知小街子现在已是繁华闹市,我抱着“老黄历”不放,哪有不吃亏的?

在这紧要关头,充一次电可以跑80公里的“电毛驴”精疲力竭,没电了。等我推着它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已是晌午时分了。朋友笑着调侃我:“你是‘乡巴佬进城’,洋相十足啊!”我心里虽然气恼,但也只有不吱声的份儿了。

后来和朋友谈起此事,他们也有类似的经历。作家老楷有一次出门办事,离家不远就迷了路,后来问了在路边开铺子的浙江人,才找到要去的地方;哪知回来的时候又迷路了,又是问了在路边做生意的外地人,才“摸”回家中。大家开玩笑说,以后出门要随身带着地图,不然什么时候“打失”了都不知道。不过现在的地图年年都在变,因此还必须时时更新,才能保证不去找“警察叔叔”的麻烦。

若干年前,曾在报纸上见过一篇manbet章,题目叫《昆明,长大了》。当时,我颇不以为然,心想,不就是在市中心区多添了几座高楼吗?昆明,不要说跟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国内外知名的大都市比肩,就是同邻近的重庆、成都角逐,也是相形见绌的。我的结论是,时光在飞速流逝,而昆明并没有长大多少。没想到,我这个在昆明居住多年的“老昆明”居然一出“远”门就迷了路,看来身边的这座城市是实实在在的“长大”了。城市“长大”是经济繁荣、社会发展的象征,看来好日子还在后头,我们大家攒足了劲儿奔希望走吧!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