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于古诗里的春风

作者: 朱明坤2017年04月18日来源: 云南网现代散manbet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最喜在春阳的沐浴里捧读古诗,随心所至,不期然与春风撞个满怀。一见如故,满心欣喜,任由春风拂过眉梢,爬上心头,带我遨游情意融融的浩瀚诗海。

“春风多可太忙生,长共花边柳外行。与燕作泥蜂酿蜜,才吹小雨又须晴。”南宋诗人方岳《春思》里的春风格外忙碌,春风与花柳一路同行,为燕子作泥、蜜蜂酿蜜创造条件,又吹来淅沥的春雨,且即时放晴。春风真不愧是春天的信使,其忙碌的程度从这一系列传神的动态描写中可见一斑。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天气转暖,春风拂面,南宋志南和尚在《绝句》里扶杖东行,悠然徜徉春色里,杨柳筛滤过的春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何等惬意的春日远足啊!“卷帘亭馆酣酣日,放杖溪山款款风”,杨万里《南溪早春》里的亭馆,珠帘高卷,浓盛的春光映射着,满室充满了温煦的春晖和熏人的春意。眼见家乡生机勃勃的早春景象,年岁衰老的诗人拄着拐杖,在溪山郊野间信步漫游,迎面吹来了和煦温暖的春风,让人舒适欲醉。

“镜前飘落粉,琴上响余声”,南朝梁诗人何逊《咏春风》将春风的轻柔之态状写得惟妙惟肖。前句从视觉角度下笔,写女子对镜用香粉扑脸,落下的粉末被春风一吹,便纷纷升腾飘浮;后句从听觉角度着墨,写婉转悠扬的琴声,在春风的轻拂之下传送到远处,空留袅袅余音,如丝如缕,不绝于耳。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在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咏柳》里,春风就像一把神奇的剪刀,裁出柳叶,剪出春意。“春风骋巧如剪刀,先裁杨柳后杏桃”,在宋朝诗人梅尧臣的《东城送运判马察院》里,如剪刀的春风裁出杨柳、杏桃。“东风便试新刀尺,万叶千花一手裁”,在宋朝诗人黄庶的《探春》里,似剪刀的春风裁出众多的绿叶、红花。诗人笔下的春风的力量之神奇令人赞叹。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里的春风是给自然物带来新生的使者,“离离原上草”被野火烧了之后,让春风一吹又焕发出盎然生机。“春风朝夕起,吹绿日日深”,孟郊《连州吟》里的春风吹得大地绿草越长越丰盛。“春风又绿江南岸”,王安石《泊船瓜洲》里的春风吹得百草遍地萌生,给大地铺上了绿毯子。诗人笔下的春风是不可抗拒的生命力的象征。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李白《劳劳亭》里的春风似乎知道人间的离别之苦,故意不吹柳条使之发青。“东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间积雨声”,苏轼《新城道中二首》里的春风仿佛知道“我”这羁旅之人要去山里而特意吹断了积雨,有感情,通人性。“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王安石《半山春晚即事》里的春风被赋予人的情态,和诗人多么像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诗人笔下的春风通人性,是个多情之人。

穿行在古诗里的春风,脚步忙碌,送人温暖,性格柔和又不乏神奇的力量,深谙世间情感。耳畔伴随着轻柔春风的呢喃,徜徉在春风拂面的盎然诗意里,内心充盈敞亮,不时泛起层层涟漪,随春风任意飘荡。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