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得故燕在城隅

作者: 张振平2016年12月09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现代散manbet

暖暖艳阳,柔柔柳丝。

贺知章的诗句妇孺皆知,望着随风曼舞的嫩柳,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吟出“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但我想到更多的却是燕子。

蔚蓝天宇,朵朵白云,绿柳柔丝间,三两个黑色的精灵,或翩然翻飞追逐嬉戏,或是“倏”地从眼前掠过,融进蓝天。

二月春风似剪刀?我从来不这样认为,在我心中,裁出嫩柳细叶的是那些早归的燕子,裁出整个春天的也是那些燕子。你们瞧,只要北归的燕子一声呢喃,大地山川立马就从沉睡中苏醒,城市乡村、大街小巷过不了几天,便是一片柳绿花红。

我从小就喜欢燕子。儿时,我总是羡慕屋檐下住着燕子的人家,不管走到谁家,只要看见屋檐下椽子间有一粒粒泥丸垒筑的小坛子,我就挪不动脚步,就会站在那儿看半天。若是看见燕子们忙忙碌碌地进进出出,我就知道,燕子窝里一定有没有出窝的小燕子。果不其然,看得久了,就会看到燕子爸爸妈妈捉虫回来时,有小燕子脑袋张着大嘴巴从窝里探出来。

那时,我总是巴望着我家也会住上一窝燕子,让我的家也成为燕子们世世代代永久的居所、思念的家园。可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因为我家住的是窑洞,窑洞前边没有屋檐,只是光秃秃的泥巴,燕子是无法筑巢做窝的。

好在奶奶家的屋檐下有好几个燕子窝,每次去奶奶家,我都想爬上窗台去看看燕子窝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泥蛋蛋怎么就会黏在一起变成一个小坛子。我也想看看燕子们在燕子窝里的时候在做什么,尤其是刚出壳还不会飞的小燕子,不知道它们是不是跟弟弟们从野外掏回的雀儿一个样。可是,每每都是我刚冒出这样的念头,就被奶奶给掐灭了。

奶奶说,燕子是有灵性的鸟儿,住在谁家就会给谁家带来福气,要是我爬上窗台去看燕子,燕子爸爸妈妈就不再信任我们,就会搬家,而且再也不会有燕子来做窝。奶奶的话让我想起曾经在别人家见到过残破的燕子窝,那些狠心的人家嫌弃燕子弄脏了窗台,就会拿棍子捅破燕子窝,让燕子无家可归。我绝不会成为这样的人,我希望燕子们年年都会回到奶奶家,在这儿快快乐乐地生活,因此便绝了探寻燕子窝里秘密的念头。

似乎也是在不经意间,燕子竟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也许就是因为我一步步从乡村走进了城市,似乎燕子们同我一样也不喜欢繁杂的城市快节奏,好多年,我在城市里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为了让唱着“小燕子,穿花衣”的女儿知道燕子的模样,我只好带着她跑到乡下去。

前些天参加一个活动,我去了宣化博物馆。刚走进那座青砖青瓦的古朴院落,一阵阵啾啾燕鸣声便触动了我的听觉神经,仰头望去,却见晨阳下,博物馆那些高高的哥特式建筑尖顶上空,鸣唱盘旋着数不清的黑色精灵。

我的心“突”地一热,燕子!原来这里就是城里燕子们的家园!转而又心生黯然。本来是与人类和谐比邻的燕子,在这城市里,竟住进博物馆,难道它们只是在那被我们遗忘的角落里,才能找到一方不被惊扰的宁静?!

突然,儿时的那个愿望又回到我心中:真希望会有一窝燕子住在我家屋檐下!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