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洲的岁月静好

作者: 狐狸2019年11月05日情感manbet章

九月晴、十月晴,到了十一月初上,院子里挂着的略弯曲的南瓜条干透了,淡淡的黄色只等着切片、抹上糖霜,不到十平米的平台院子里青菜绿叶灼灼,而靠墙的菊花已经打包,再待霜降,菊花黄的明艳,青菜甜透心脾,家里没了老人、孩子,原本拥挤的两居室腾出一间做书房,一台电脑,帮人做账时伏案,待到空闲看看书就干脆移到院子里,两块田之间两三米长的鹅卵石过道,还是原先前公婆都住在一起时,全家到河里挑拣的,物质条件有限,总想着多一些乐趣给老人锻炼,只是没曾想最后……

离婚已是很远很远的事,连孩子也有三四年没见过面,当初离婚协议上的八百万就是个笑话,唐小舟在公婆悄悄带着孩子不告而别后已经明白了那是什么样的一家人,男人是怎么翻身富贵的只是隐约听闻,签协议时对她花了五年时间呕心沥血帮他还清的一百五十万不提不念,也没分给她一分家产,倒是很爽气的写了“补偿乙方800万”,没有约定时间、方式,不用跟律师打听也知道这笔钱就是江航用来刷洗颜面的,不可能兑现,何况,公婆带着孩子悄悄投奔儿子之后,把她拉黑了,江航是在儿子跟过去一年后才来提离婚的,唐晓洲知道孩子离开自己太久,再想要抚养权无路可走。

结婚九年,男人因经济纠纷判了诈骗罪入狱两年,这还是晓洲发动亲友借款争取来的从轻,出狱后说是外地发展,但债主不断,晓洲从男人入狱就把两个老人接来身边,男人一走五年,期间晓洲没日没夜帮人代账,省吃俭用却从不亏待老人,公婆待她也像亲闺女,婆婆每逢过年落泪,拉着晓洲,“你就是我们江家的大恩人,杭儿对不起你啊,这么好的媳妇,他也不敢回家,到处跑……”

其实他们从来没真批评过儿子不顾家,是晓洲一厢情愿的将心比心了。

那天她回到家,发现家里像是被洗劫一般,急忙报警,警察调查后确定不是入室偷窃,老人孩子都不见了,抽屉里的钱和孩子出生证、户口本、房产证都不见了,警察同情的安抚晓洲,也许你们家老人就是带着孩子出去玩,走得急……

晓洲这才想起前几天两个老人接电话看手机都有些神神秘秘……

警察又不肯告诉晓洲老人带着孩子去了什么地方,冷静下来,唐晓洲也明白了他们是投奔儿子,可惜房产证是自己叔公的名字,两个老的走的匆忙恐怕也没不知道不是晓洲的名字。叔公去了新加坡,这套房子虽然没过户,但买来就是晓洲住,那时考虑江航欠款太多,怕晓洲名下有房子被起诉,也幸亏如此,离婚时江航没提要分这套房子。

晓洲知道江航在外面说离婚给了前妻八百万,江家破落的时候就躲起来,风生水起就不允许别人占便宜,但面子,那是会轰轰烈烈。

晓洲也没有父母,叔叔供她大学毕业,离婚时叔叔也走了,娘家亲友想帮她出头,连江航人影都见不着,毕竟不是晓洲父母,没办法鼓捣她到处找孩子,晓洲在公婆离开后渐渐醒悟过来,日子总要过,他们都走了,自己没了压力,也不用再还债、存钱给老人治病、照看孩子,既然江航物质条件好,他们家又重视儿子,总不至于跟着吃苦。

渐渐就都放下来,最看重的人也不过是个无情种,当初江航进监狱亲友就劝她离婚,不要替他筹款,整天不着家,外面都说有女人,出了事要你管他那么多,你到处借钱,以后不是自己跳坑……晓洲当时念及男人望向自己充满乞求的眼睛,念及七十多岁的老人经不住打击,就把所有一力承担,亲友恨不得骂她,再三劝她带着孩子离婚,结果她谁的都没听……

江航从监狱出来直接又去了外地,但那五年,晓洲奉养公婆还被评上五好家庭,谁知道……

晓洲在离婚后没有彻底“倒下”,曾自嘲自己这样的女人最尽折腾,反正没了老人也没了债务,孩子嘛,江航和爷爷奶奶不会亏待,自己想那么多徒添苦恼。

日子清闲以后,有了更多时间打理小院、种植花草,秋天就去山里采些野菊,回来蒸晒晾干泡茶,以前还想着公婆年纪大,野菊花里要放枸杞,现在只考虑自己……

这么好的女人,其实真没被“忘记”,江航带着父母到了上海,那边就有他外面的家,新媳妇其实也跟了江航几年了,生了个女儿,要不是生的女儿伤了身体不好再生,孙子也不用带来,这个新媳妇对老人总拉着一副脸,别提照顾,每天能少给几个白眼,两个老的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这个女人着实厉害,一开始两个老的还对她有所要求,哪知道她犯起混来,江航都控制不住,两个老的总不能天天看着儿子受夹板气……只好带着孙子低眉敛目,孙子也可怜,跟爸爸本来就不亲,一天到晚被妹妹欺负,稍不高兴就被爸爸打,继母是从不自己动手的,只要眼神到了,江航必然动手。

老的渐渐怕极了这个儿媳,于是怨恨前儿媳不争气,怎么离了婚孩子就能不管不问?他俩为了儿子不敢跟她联系,她就不能头脑灵活找别人来问问……可见也是个心狠的,儿子都不要了,自己图清净去了……

在孙子又一次被打后,老头再也克制不住,和上次一样,带着老太太和孙子,悄悄跑了,唐晓洲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只是已经有了新的家人,开门的时候,看见比自己都高的儿子没认出来,倒是那两个老的,完全是风吹就倒的模样让她深深触动……

孩子的去留又成了难题,晓洲去年结婚的丈夫带着一个女孩,晓洲刚跟人家培养出情谊,这个一米七几的小伙子,家里就两居室,往哪儿住……

儿子从母亲的迟疑中看出了冷淡,这些年他早就看惯了眼色,早熟的孩子恨透了无情的父母,既然母亲不过尔尔,还不如回去上海,再熬几年大学毕业,老子也该退休了,公司那么大,凭什么便宜那个女人?

孩子没跟唐晓洲说一句话,拉着两个老的就走了,唐晓洲缓过神来大哭,哭自己没用,哭命运不公……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