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散文 > 叙事散文 > 正文

书信充盈人生路

作者: 林战迎2021/02/18叙事散文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很喜欢这首歌的节奏,在这里,我懂得了那些慢时光里的书信,能够充盈人生路。

小时候,偶然有一天,父亲远去长沙打工。于是,家里晚上渐渐多了一项神圣的“大事”——听信。每当收到父亲的来信,全家老少都异常兴奋,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听信,边听边聊天,仿佛信件变成了打开父亲心门的一把金钥匙。

那时的回信非常郑重,像是一种仪式,一字一句透过笔尖传达着我们对父亲的思念。可这种“美差”从来都是落在哥哥头上,我只有眼巴巴地望着。信写完后,哥哥总是长舒一口气,拿给母亲检查。等母亲点头后,他才把信对折,放进信封里用胶水封好。那时,我就在心里默念着:哪一天,我也能给父亲写一封信该有多好!

没承想,父亲没多久就回来了。说是等我识字量多了,就可以给他写信了。我暗暗努力,要写出一手漂亮的好字,要练习遣词造句……我养成了写信的习惯,只要有心事,就会拿一张白纸,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儿写出来。当笔在指尖下走的时候,总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我会写上名字、日期,严肃又认真,唯恐错过了一次释放灵魂的机会。

如今,20多年过去了,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飞鸽传书”的时代早已不再,我也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可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儿时写信的情景。那一封信,是我们一家人用心堆砌起的希望,那么厚重,那么神秘,它们借着邮差的双手,从一个人手里转到另一个人手里,它能跨越重叠的山峦,越过泥泞的雪路,带着遥远的问候到达亲人的手里……我们目送着邮差的离开,到来,一家人的心里充满了快乐、希望。

一封家书,一张白纸一种情,任由思绪在文字里徜徉,滋润着我童年的梦。那些尘封已久的书信,那些落笔痕迹里闪耀的光芒,郑重而深情,让我不愿匆忙地虚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