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明升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那些年,那些藏在心底的喜欢

作者: 菊心2021/02/18经典散文

二十几年前,我在我的老家刘寨的小学教书,邮递员每隔一周会来一次,送来书信、杂志、报纸。我还记得我和管总务的韩老师坐在校园花坛边上读报纸的情形。晨阳把那个由清代古民居改建的学校照得亮堂堂的,作为镇校之宝的老白果树,嫩芽绿得发亮,仿若回到了它的青春年少,在它的枝叶间,几只鸟儿的叫声婉转悦耳。教室里,一会儿是老师抑扬顿挫的讲课声,一会儿是孩童们琅琅的读书声……一切都显得那么年轻而有朝气,连同我们那个古老的学校和我手中的报纸。

报纸大家看后便被废弃了,大多被拿回家糊墙。我总是赶在大家拿回家糊墙之前,挑选一些自己喜欢的做剪贴,有厚厚一本,内容大多是书法绘画作品和精美的诗歌散文。

其实我不懂书画,顶多是知道看着赏心悦目。那些年,很多人都有像我这样的剪贴本,厚厚的一大本,在报纸上一页页地挑选,然后细心地剪下来。剪的是一份安然,贴的是一种美好,就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不急不躁,宠辱皆忘。贴在哪里,要配一句什么话语,或者谁的古诗,都会琢磨好久,用蓝笔写还是用红笔涂,也是要费一番思量的,有时还会顺手涂鸦个小插图。最后再标上剪贴日期、剪贴来源。

现在想来,那个清代的古民居,那个乡村里的小学校,实在是一个可以静下心来读书的好地方。就在喧闹结束或者暂停的罅隙里,我的心能够在瞬间安静下来,打开剪贴本,一个人,一页页翻开,静静地欣赏。有音乐自心田里飘出,是一首无字的歌。总有很多时候,那些无字的歌会从脑海深处漫出来,荡气回肠,余音袅袅,让一颗心浸润在柔软、深情的旋律里。

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自学法律的函授招生,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躲在学校里,默默学习。

我是代课教师,我自学了法律,终究是要走出那一段宁静的时光。那些剪贴本我并没有带走,一个在路上的行者,只能把一些东西带在心上,而不是身上。带在心上的,也只能压在心灵的最深处。

繁华过后,返璞归真。也许是走累了,一直“在路上”的我近几年总会把大把的时间用来回望来时的路。

那日,我一个人,拨开灌木野草的层层阻碍,去看我故乡的小学校,看那些爬满蛛网的旧时岁月。废弃的老宅里我们年少时的欢笑声,似乎还未走远,漏风漏雨的教室里,“赛诗台”三个字不知是哪一年、哪位老师为学生们题的板报头,我亲自糊在墙面上的旧报纸早已发黄脱落……

极想问问旧时光,它可曾记下我当年的模样,留下的剪贴本,是否帮我收藏,那个青涩的少年郎,我藏在心底的喜欢,他可曾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