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被依靠也是一种幸福

作者: 曲径通幽2016年01月24日伤感散manbet

2016年1月10日,农历腊月初一16时45分,父亲永远地闭上了双眼……结束了他在人世间86年的历史。

这些天来我内心总是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父亲活着时的情景、他的音容笑貌不时地在我脑海呈现……

母亲?是2004年2月28日离开我们的,从那时起父亲的记忆力、智力一下子降了很多。这表现在母亲临终前父亲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当我问起时他却全然不知;一向喜欢和邻居们下棋的他,不再靠近棋盘了,因为他下棋只是输了;本来还能写点东西的他,拿起笔却话不成句……这一年父亲75虚岁。?

就在这一年,父亲查出患“糖尿病”、“甲减”,这些病都是需要按时服药的,而父亲不记得了。我们当时还都上班,于是给父亲用了保姆,父亲这保姆一直用到他的离去,尽管先后换过几次。

2006年夏季,父亲突发“脑梗?死”,出院后留下了偏瘫的后遗症。尽管行动不便但父亲还能支配了自己的工资,只是开资时用我一下。

父亲思维迟缓,支配不了自己的工资甚至有时只有少儿的智力,是最近四、五年的事情。这四年来,我的包夹层始终装有两份钱——我的一份,另一份是父亲的。一到超市总先想想父亲那里需要什么,大到家用电器小到一包调味品;床上需要铺什么才能接尿,衣服该换季了;该买米了,洗衣粉没了如此等等……吃喝拉撒睡、煤暖水电医,管理佣人……我每三四天去看看父亲,父亲总是两种姿势,或在床上睡着或在床边坐着——给他放到贮a href="//www.radiomemoire.org/view/lang.html">狼笆称罚苁悄爻宰?hellip;…“,我要走了!”我大声地对父亲说。父亲有时回答我“走哇”!有时呆呆地没有反应。

有几次父亲?像孩子一样对我说:“给我买点好吃的!”我问:“买什么好吃的呢?”父亲说不来:我只好这样问:“糕点、鸡腿、小笼包、等等?父亲都摇摇头,当说到罐头时,父亲回答:“罐头也行”。

有段时间,我经常接到父亲处打来的电话,传来的是佣人的声音:“老叔又闹腾了,让叫孩子了,快说!这不给你打通了”电话那头始终没有声音,我说:“爸,你有话要说吗?”大约一两分钟后,传来了父亲的声音:“我什么也听不着么……”就这一句话。第二天我去父亲那里,问“爸,叫我有事吗?”父亲呆呆地,一句话没有。

如今父亲走了,他没有了痛苦,不受罪了。

父亲再也?不用我为他操劳了,我没有了牵挂也没有了家…去了超市下意识地瞅瞅父亲喜欢的食品,才想到父亲不需要了…莫名的失落感随之袭来……原来被父亲依靠、依赖也是一种幸福啊!?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