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再谈孤身走我路

作者: 辰斓2016年01月29日伤感散manbet

夜深了,喉咙咳着,听过了水滴答的声音,咽下半杯酸涩的可乐。身旁都黑了,镜子里只有一个在亮光屏幕前疲惫的身影、想起,两年前这个冬天,我执一件灰色袄子,双眼泛着血丝,在键盘声下,写了窃窃私语。

我不记得曾经那姑娘是什么样了,似乎还相信梦想。扯着墨绿长裙,纠缠不断的棉麻渗着汗水。嗯,今天的我仍然孤身在走,正如黑夜里游荡的影子,又被墨汁滴了漆色,我蘸了些,把屋子里放的明信片,匆匆地写满,毫无字体美感可言,如我散了发疯癫的样子。想寄给素不相识的人,却怕被嫌弃,因屋子小,又摆满了烈酒瓶,一言一物,尽染酒气。

一个有纯洁信仰的人,沾了世俗,宁毁灭罢。孤身走我路,穿着一双并不柔软的鞋子,踏在荆棘漫步的大路,好想喊一声痛,却被现实狠狠的堵住了嘴,让你不能发声。待你踏过了这条路,脚下尽是淤泥与血,发了声,也变得沙哑无力,唯一能对自己笑的人,是镜子里的自己。我只能向前走,由不得回头望,由不得停留眺望,时刻都会被无情地现实吞噬掉,我曾经日夜想过,路中虽苦,有个人陪伴着,还是会好些吧。可打败我的还是现实,过往的人,伴我走一程,经不过一番患难,便如流沙散了。不知别的女孩,别的同我一样抑郁的女孩是否能遇到伴自己走到最后的人,我怕是永远不能像你们那般幸运。我是拖着长袍盖着破袈裟的人,颠沛流离在风雨中,一声一声念着顺其自然,闭眼又是莲花父母,说罢了,便是独自摸索我路途。

两年,如流水时间般,匆匆而逝。而对我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因为我仍是自己,仍是亲爱的自己。我是一个高贵的嫖客,身上沾的秽物都是朱砂混泪的毒水,触我匆匆,我早已经不在乎过往的人。没有未来,只能看着往事,在只字片语中找一些短暂的快感。不敢说幸福,它对我来说太过奢侈。只愿泪垂下,还有块破布接着,莫要它渗在苍茫大地,扰了世俗的人们。

我不恨现实,恨自己念错了仙风道骨,恨自己看破了起落沉沦。风再起时,我还是自己,悠然自顾。只是在灿烂星空下,略有悲叹。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回不来?伴我共舞的人,早在坟墓里,望着艳阳里的四季如春,却念着寒夜里的大纷飞……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