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作别

作者: 篮球新锐2016年03月10日伤感散manbet

从小到大,我都喜欢沉浸于书香之中,始终与书不离不弃。我虽然算不上合格的读书人,但是也曾梦想坐拥书城,那是年轻时的异想天开。

一本本积攒起来的书,成为我的精神财富。可是,家里阁楼上的书架早已不军a href="//www.radiomemoire.org/view/baba.html">爸馗骸N蚁朐黾右桓鍪榧埽?a href="//www.radiomemoire.org/view/wunai.html">无奈蜗居空间有限。纵然心有不甘,我还是决定为书架减负了。

趁着周末,我稳坐阁楼,一边分类,一边清理。我的书籍很杂,以、小说和随笔为主。既有在书店里或网上花钱淘来的,也有通过各种途径免费得来的。我一直相信古人说的“开卷有益”,就想广泛涉猎各个领域的书。遗憾的是,书架上的一些书,至今还没有拆过包装,彻底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自己心仪的书,经过时光大浪淘沙,多年之后,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还是让人视为珍宝。再次捧读,仍能击中心灵最柔软处。不感兴趣的书呢,即使再光鲜亮丽,也是不合胃口的一道菜。束之高阁,只能徒占空间。蒙尘褪色之后,还不如花瓶经久耐看。

过去读过韩少功的随笔《岁末扔书》,他说:“可扔可不扔的书,最好扔;可早扔也可迟扔的书,最好早扔。”当时读来并不以为然,如今想来,却是心有戚戚焉。我还读过肖复兴的散manbet《藏书与扔书》,感慨颇深。肖复兴讲到:“藏书的过程,就是不断扔书的过程。藏书和扔书并存,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我羡慕作家弃之而后快的洒脱,可是,把旧书卖给废品站,我觉得对不起这些“故交”,遑论把它们扔进垃圾箱,那更是于心不忍。唉,与书作别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记得多年以前,我与80后作家照日格图同住在一个单元里。一个晴好的周末,我走出小区,发现路边有一个人在摆地摊卖旧书。走进一看,摊主竟然是照日格图。他告诉我,与其让这些旧书进入废品站,不如让它们另寻新欢。我朝他莞尔一笑,心想,这真是不错的选择。

也许你视如鸡肋的书籍,正是别人苦苦寻觅的至宝。得到照日格图的启发后,每逢听说旧书交换或爱心捐书的活动,我总是挑选一些书籍,投入到活动中去。我相信,虽然如今电子书大行其道,纸质书日渐式微,但是,喜欢传统阅读的还是大有人在的。付出也有回报,在几次旧书交换活动中,我就收获了本土作家柏青的《生命的姿态》、邢永晟的《花逝》等精品书籍,大有喜出望外之感。

前几天,我恰好在《人民日报》上读到陈鲁民的《“书多为患”也是个问题》,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读书人为书所困,也是一种普遍烦恼。不再纠结后,我开始为淘汰的旧书安排出路。我在网上发个“拱手相让”帖子,希望它们能在新主人那里发挥余热。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