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manbet字寄哀思

作者: 沈松梅2016年08月08日伤感散manbet

惊闻王冠亚老师于4月16日清晨仙逝,大悲无泪,却痛彻肺腑。

曾经我以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子还长得很,待心无一事之时,再去拜望老师不迟;曾经我以为,只要奋力耕耘,总还有拿着成绩去告慰老师的一天……

师恩难忘,老师在百忙中为我精心修改过的小说稿,以及数封关于创作的书信,至今读来仍觉无比亲切,其殷殷嘱托言犹在耳。记得在一封信中,老师这样说:你让主人公自杀了,这样处理不好。好的manbet学作品,要充满着对于生命的敬畏与热爱,使人昂扬、催人奋进……

对生命充满敬畏与热爱,老师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记得老师为了写作方便,在年近七旬时,仍然学会了使用电脑;为提高写作速度,还坚持背字根,学习用五笔打字。多年来,老师在患有白内障的情况下,仍然笔耕不辍,创作剧本、小说等各类manbet学作品近百部,其中未面世的有70部之多,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老师常说,我们匆匆几十年的人生只是一个过程而已,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如今,关于老师的一切,都变成了美好回忆。老师是个至情至性、品德高尚的人。许多慕名找到老师的戏曲和manbet学爱好者,都曾得到过他无私的帮助和提携。

记得2002年,在老师的点拨下,我的一部短篇小说终于变成了铅字。为聊表寸心,我将所得稿费的一半寄给了老师。可是不久,稿费又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老师在附言中说:我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不差钱。希望你用这些钱来加强学习,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我原以为,有了变成了铅字的作品和一纸manbet凭,一切关于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但事实的严峻与冷酷,让人不得不放下幻想。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manbet学渐行渐远,因为怕不敢面对老师期盼的眼神,所以,老师那里也逐渐疏于行走。

但我知道,省manbet化厅宿舍对面的月潭庵、环城公园是老师写作之余的徘徊流连之所,还有银河菜场的书报摊,也是老师购买书报杂志的去处,所以每次经过这些地方,心中都充满了温暖和欢喜。记得一天下班路过月潭庵,还真的碰见了老师……让人无比恨憾的是,从此以后,这份希望将彻底变为绝望未来在这些地方,再也无法寻觅老师那清癯瘦削的身影了……

其实对于生死,老师早已淡然。记得老师曾经说过“永生太可怕,不死是天罚”。更记得那年省manbet联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过世,老师因为行动不便未能亲自登门吊唁,深情吟诵“五老歌”以示怀念。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这首充满着深厚友谊、坦然面对死亡的“五老歌”:五老仅剩二老,今君又去。九泉若逢三友,说我就来。

希望真的能有九泉或者天堂,那么,老师在那里不但能与老友故知相聚,更可以与严凤英老师团圆,让老师这45年来的坚守和思念有一个圆满的归宿。

草纸化钱,青烟为寄。我深深知道,老师并未真正离去,他的精神和着作将永远陪伴着我们,愿老师一路走好!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