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藤箱

2017年10月29日童话故事

山顶眺望台的边上,有一家叫“藤箱屋”的土特产小店。

土特产店总共有三家,其中最古老也是最小的一家,就是“藤箱屋”。因为店面太小,卖的东西也就只有一点点。带画的明信片、偶人、腌菜和点心。藤箱屋的主人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爷子,一个月里有两、三回背着一个大背包,下山去山脚下的镇子上购物。下山的时候,背着空空的背包,嗨哟、嗨哟、嗨哟地喊着一路走下去。到了镇上,偶人工场、点心工场和腌菜店一家一家转过去,渐渐地就把背包给塞满了。最后,坐到面条店里吃上一大碗面条,嘿哟、嘿哟、嘿哟地回到山里面。

从很早以前他就这样一年一年地重复着。

“藤箱屋的老爷子,好精神啊!”

山里人这样一夸奖道,老爷子就会抿嘴一笑。

不过,要是有人说:“藤箱屋的老爷子,现在你还这么走山路购物啊,早就过时啦。要不要我们家的车帮帮你呀?”

他立刻就会不高兴,哼哼叽叽地嘟哝道:“我已经这样干了三十年了。”

可是,有三十年没感冒过的老爷子感冒了。而且还是慢性感冒,好些日子了,咳嗽就是不好。每天,老奶奶给他用毛巾热敷,还喝了不少据说一喝就灵的汤药,但就是不好。

“我说,明天购货,你就不要勉强硬撑着去了。”一天晚上,老奶奶说,“听到了吗,这山上翻上翻下的,可不是容易事。”

老爷子“呵呵”地咳嗽着,沉默不吭声。他想说,要是不下山去采购的话,藤箱屋就开不了门啦。这天夜里,他咳嗽得特别厉害,看来明天是下不了山了。唉,店里只剩下一点偶人和带画的明信片了。

“我说,求茂平茶屋的主人帮个忙,好吗?”老奶奶看着老爷子的脸色,提心吊胆地说道。

“你说什么?”老爷子故意装出一副气哼哼的样子。

“我说什么?我是说……茂平茶屋的茂平,明天要开车到镇子上买东西,是不是坐他的车一起去……”

老奶奶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爷子就嚷了起来:“怎么能干那种蠢事!”

老爷子最讨厌的就是汽车。不但讨厌乘汽车,而且连看一眼都觉得讨厌。翻过这座山,直通枫叶温泉的索道车建成已有五年了,从那时起,这里就成了一个多少有点名气的地方。驾车旅行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停下车来,爬上眺望台,在茶店吃饭,买买东西。但在山里出生山里长大的老爷子眼里看去,这些开车上山的人总是没有好印象。连一滴汗也不淌,轻轻松松地就爬上山来,只顾自己看看风景,在地上乱扔一气,然后就又轻轻松松地上温泉了。望着这些人的背影,总觉得这些人根本就没把大山放在眼里。尤其是到了星期天,汽车的噪音更是吵得让人心烦。

“自从人们开车上山来以后,这山就变得不像山了。”

一开始,老爷子逢人就这样说。

但人家反驳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藤箱屋的主人啊,自从索道车开通以来,到山顶上来的客人可是与日俱增啊。你们店里的偶人,不是卖出去好多嘛。大伙都挣了不少钱,日子也比过去过得舒坦多了。这样一想,就还得忍受一下汽车的噪音。”

这话听得已经把耳朵磨出茧子了。

知道了,知道了,老爷子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暗下决心:我是绝对、绝对不坐那玩艺儿。

然而这次可是彻底焦头烂额了。这回到底应该怎么办呢……老爷子一边喝着药,一边皱着眉头不声不响。

是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时发生的事情。

老爷子睡是睡下了。可因为一个劲儿地咳嗽,就是睡不着。老奶奶就躺在他的旁边,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有谁敲响了店门。

一开始,还以为是刮风的声音。但那个声音咚咚咚地响了三下之后,停顿了片刻,又是咚咚咚地响了三下。怎么听,也不像是风的声音。

“这么晚了,有谁会来呢?”

老奶奶走向店门口,从紧闭的大门的缝隙中透进来一道细细的红光。

“是谁呀?”老奶奶问道。

一个奇怪的声音说:“藤箱屋的主人,有没有感冒药啊?”

“我们又不是药店。”

一边这样说,老奶奶一边“咣当”一声打开了门。她吃了一惊,门外竟立着一只猴子。它提着灯笼,冷得一个劲儿地发着抖。

“真少见……”

老奶奶闭不上嘴了,站在那里直发楞。

这一带,已经有好多年看不见猴子的影子了。自从索车道造好以来,动物们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呀,快请进来。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老奶奶像欢迎过去的老朋友一样,把猴子让进屋来。然后,又关上门。她无意中朝猴子一瞥,它正像人一样,把嘴对准灯笼,“扑”地吹灭了灯笼的火。

“坐在这儿吧。”

老奶奶拿过来一个座垫,让猴子坐到了二道门的门框上。猴子高兴地坐下,搓着手。

“你这时候来干什么呢?”老奶奶问道。

猴子咳嗽了一声,回答道:“我想要点感冒药。”

然后,它就这样讲了起来:“我是一只离群的猴子,也就是说,离开了猴群而一个人生活的猴子。一个人找吃的,一个人掏鸟窝,一个人睡觉。另外,还一个人得感冒。而且这感冒还怎么也治不好。”

“呀,这不是和我老头子一样嘛。”

老奶奶朝躺着的老伴儿看了一眼。

老爷子在被窝里说:“把我的药拿给它喝吧。”

猴子连连点头谢道,像是在行礼一样。

老奶奶升起火,温起罐中的药来。

汤药开始“咕咕嘟嘟”地沸腾起来了。老奶奶取出一个茶碗,倒了满满一大碗汤药。

“当心烫着,吹一吹再喝。”她好像在叮嘱孩子似地说着,把茶碗递给了猴子。

猴子高兴地用双手捧住茶碗,然后吸了一口气,对准茶碗上的热气吹去。

“味道真好闻。”它自言自语地说。

猴子闭上眼,脸上带着一种感恩的表情,慢慢地喝下了汤药。

“啊,好药啊,身子一下就热起来了。”

它把茶碗还给了老奶奶。

然后,就一个人在店里仔细地瞅起来。它露出一脸的疑惑,不解地问:“你这里不是叫藤箱屋吗?可是没有藤箱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奶奶笑出了声:“藤箱屋只不过是一个店名而已。我们是家土特产店啊。”

“既然是土特产店,为什么不卖藤箱呢?”

“为什么……嗨,那种过时的东西……”

所谓的藤箱,是过去人们用来放衣服的四角形的箱子。但是现在,还有谁使用那种东西啊……尽管这样,猴子还是热心地说:“我说,店里不妨试着卖卖藤箱。一定会好卖的。”

老爷子和老奶奶都默默地笑了。

猴子的小眼睛却亮闪闪的:“试一次吧,我编一个送来。”

说完,它又小声地说道:“这可是秘密呀,因为是秘密,就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我知道一个长着大片通草的地方。每一年,我都要把通草那带甜味的果实吃个够,然后采集一大把通草的藤,把它们浸泡在水里,扒去皮,编成箱子。我喜爱手工编织这活儿,不是吹牛,人的东西我都能做,而且做得漂亮。怎么样,要不要我用通草的藤编一个藤箱,放到你们的店里卖卖试一试?”

为了不让猴子失望,老奶奶就点了点头:“那么,你就拿来一个样品试试吧。你说哪,老头子?”

老爷子在被窝里点点头。

猴子拍拍胸脯:“我一定编一个最好的藤箱送来。”

它又问:“老爷爷,是编一个大藤箱呢?还是编一个小藤箱呢?”

“小一点的吧。”老爷子笑了。

老奶奶也笑着说:“愈小愈好。”

但猴子却睁大了眼睛,想了想又问道:“你说小,可具体地小到什么地步呢?必须告诉我准确的尺寸。”

老奶奶用两手比划出一个饭盒的大小,说:“就这么大小。因为是礼品,还是做得小巧一点的好。”

“我明白了。”猴子高兴地点点头。

它在暖桌边稍微睡了一会儿,天亮时悄悄地走了。

第二天晚上。

也是在半夜里,猴子又来了。

咚咚咚,店门被敲了三下。隔了一下,又是三下敲门声。

“晚上好!晚上好!”猴子在外面叫着。

老奶奶爬起来,打开门一看,只见猴子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一个四方形的东西。

“小藤箱做好了。”猴子嘴上一边吐着白气,一边说。

“呀呀,快进来。”老奶奶说。

猴子进到店里,“扑”的一口吹灭了灯笼,坐了下来。它得意地拿出那个小小的藤箱,说:“这个怎么样?”

老奶奶定睛一看,吃了一惊,做得实在是太漂亮了。用通草藤编出一个结结实实的四方形小箱子,里面既可以放饭团子,又可以放手绢或是头巾,还可以当成放针线的盒子,对喜欢编织的人来说,带来带去方便极了。

老奶奶认真地想:把它摆在店里,也许能卖得出去。

“你真是一只了不起的猴子。”一边说,老奶奶一边掀开了藤箱的盖子。想不到里面装着一个七度灶的果实。鲜红鲜红的果实,好像在燃烧一样。

“这是一点心意。”猴子说。

“你还懂这些礼节。”这让老奶奶佩服透了。

老爷爷也爬了起来。

老爷爷的感冒还没有好。猴子喝一次感冒就好透了的药,对老爷爷似乎不起什么作用。他一边咳嗽,一边喜爱地摸着那个小藤箱。然后他说道:“好呀,就放在店里卖卖看吧。”

他又问:“你能做很多吗?”

猴子连连点头:“加足了劲,一天能编两个。”

这猴子的话靠得住靠不住呢?老爷爷和老奶奶对视了一下,悄悄点了一下头。

他们和猴子签了这样一份合同:

一个藤箱换五个干柿子,或一个藤箱换一瓶葡萄酒,或一个藤箱换十个栗子。

话是这样说,还是可以更改的。换来换去,还是老爷爷家的东西。

“太好了。”猴子说,“这下冬天没有食物也不怕挨饿了,编点手工,就能换回来栗子和干柿子啦。”

老爷爷也说:“太好了,冬天我就用不着下山进货,能好好休息了。”

就这样,山顶上卖土特产的“藤箱屋”,就成了真正卖藤箱的藤箱屋了。每天晚上,猴子会送来两个藤箱,而回去的时候,会带上干柿子或是栗子、葡萄酒什么的。

当有了十几个藤箱时,老奶奶写了一张纸:请购买山里的特产小藤箱。

她把它贴到了店门前面。

登山客们一看到藤箱就叫了起来:

“好精巧啊!”

“有乡土气味!”

藤箱最受女顾客的欢迎。她们一边欢叫着:“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一边商量着里面可以放些什么东西。藤箱好卖极了,慢慢的,老爷爷和老奶奶积蓄下一些钱来。

“真要好好谢谢它。”

“托它福,这个冬天我们总算熬过去了。”

等猴子再来时,老爷爷和老奶奶烧了一锅甜甜的粘糕小豆汤,还有滚滚烫的菜粥,招待它。

不知不觉,老爷爷和老奶奶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这猴子特别喜欢粘糕小豆汤,双手捧碗,呼呼地吃个不停。

就这样,猴子一共做了五十多个藤箱。

当山里下了第一场雪后,它突然不来了。

“猴子怎么样了呢?”

老爷爷和老奶奶开始担起心来。该不是又生病了吧,没发烧吧?一个人不要紧吧?净想着这些,就更加担心了。半夜里风吹动窗户时,老爷爷就会从床上跳起来。老奶奶每天晚上都烧好粘糕小豆汤,等着猴子。

然而,猴子没有再来。

他们每天都想着猴子的事情。

有一天,一枚带画的明信片送到了藤箱屋。

是枫叶温泉的照片,藤箱屋也有售的。

翻过来一看,后面这样写道:

老爷爷老奶奶:

寒冬到了。天冷得伸不出手,干不了活了。等明年再编藤箱吧!因为栗子、干柿子和葡萄酒足够我吃了,等过一段时间再见吧!

猴子

明信片上没贴邮票,也没盖上邮局的图章。

“这明信片是它自己送来的吗?”

“是托小鸟送来的吧。”

老爷爷和老奶奶静静地说着话。

猴子还活着,这就比什么都好。

店里还有许多藤箱。靠卖它们,老爷爷和老奶奶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冬天了。等天暖和了,猴子还会来玩的。老爷爷的身体也会康复的。

猴子最开始拿来的那个藤箱样品,老奶奶一直留在身边。

这个她是绝对不卖的。

相关manbet章

manbet学百科